首页 >> 中医头条
谁能解读《黄帝内经》(22)
2022-05-05 13:41:17
来源:一元产业文化园
作者:金日光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标题:
    如何终结美国发动的“生物战争”
    翘盼中医中药的最终“解决方案”

    导言

    这两天,上海的中医张炜结束了在香港的抗疫,回到上海老家后,立即投入到上海战“疫”。他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制定了两个相当“霸道”的正气(扶阳)中医药方,并声称三天时间控制疫情!这就是一位中医的家国情怀,向此次“生物战争”发起的反击,豪言壯语,激奋人心!

    正文:

    目前,上海战“疫”正酣,北京疫情又起!自2020年新冠肺炎暴发,全国各地疫情一波接一波,此起彼伏。冠毒给感染者带来的身心伤害不必多言,全世界已经有700多万人为此被夺走生命。但是,冠毒的伤害远不止于此,由此衍生的严重次生灾害,两年多来,让每一个地球人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无法置身事外。关键的问题是,中国和世界各国绝大多数人们都未曾把这次疫情提高到生物战争的高度,同仇敌忾,一致抗敌!

    一、“世纪疫情”是如何发生的?

    几位朋友问我,疫情如此反复,没完没了,究竟应该怎么看待本世纪疫情?到底何时才能终结?我说借上面上海中医张炜之豪言,这要取决于中国古老的中医药何时能全面主导防疫抗疫,只要能够充分发挥中医阳性扶阳药的威力,就可以知道何時能终结疫情危害,彻底粉碎阴谋家们发起的“生物战争”的阴谋!

    2003年SARS病毒肆虐,非典暴发,时隔17年后,2020年又暴发了新冠肺炎世纪疫情。现在看来,这两次疫情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如果说2003年的非典是某阴谋国针对中国的发动“生物战”的战略试探,那么这一次的新冠肺炎则是阴谋国对中国正式发动的大规模的生物战争。遗憾的是,时至今日,大部分中国人都没有将新冠肺炎疫情上升到生物战争的高度,被“敌人”牵着鼻子走,极其被动,疲于奔命。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今天就来讲讲科学道理。

    这个SARS病毒RNA结构,已经远远不是天然流行病毒RNA的结构,我从病毒RNA的A、T、C、G阴阳分布情况,确定这个病毒是人为制造合成的。我这样说,有些朋友怀疑说,不见得吧。

    我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钱老(钱学森)特别强调,阴阳问题肯定涉及生命体的DNA、半生命体的RNA,要真正领悟《黄帝内经》的内涵,必须解读DNA、RNA的阴阳问题,他说,学中医也得懂点基因科学。所以,当時我等理工人员都苦心解读人、猩猩、狗、各种花朵的DNA以及一些流行病毒RNA里A、T、C、G的阴阳分布问题。

    在当年可知的天然流行病毒HxNy中,我们在x和y变化的情况下,观察到A、T、C、G的变化规律。

    从x=1~7、  y=1~9不断变化中,我们发现各种天然流感性病毒RNA(有H1N1、H3N8、H7N9的数据,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细列),都遵守一个规律:
    1.A/A+T~0.6
    2.G/G+C~0.57
    3.A+T/ATGC=
    ~ 0.55

    请大家细看,这些数据虽然达不到黄金分割线0.618的境界数,但都大于0.5,这真的是天意!

    同样是天然的艾滋病RNA,则更特别、更厉害:

    1.A/A+T~0.62
    2.G/G+C~0.59
    3.A+T/ATCG~0.592

    由上可以看岀所有天然的病毒RNA的最大特色是A/A+T,G/G+C,A+T/ATCG,三者尽可能接近黄金分割的0.618境界,难怪艾滋病毒如此接近0.618,把人的胸腺免疫司令部捣毁得不成样子!

    但是从SARS开始到目前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再遵循上述自然规律了。比如,SARS病毒的RNA:

    A/A+T~0.48

    由天然的~0.6一下子降到0.48,从而使阴性胸腺嘧啶(T)的含量提高。

    又如,G/C+G,由天然的~0.6降到0.5,阳性鸟嘌呤(G)的含量也降低了,但保留了最重要的阴阳比值,A+T/ATCG,约等于0.59,不过阴谋家人为制造的SARS病毒,还没有达到0.618的高水平目标值。但是不管怎样,从SARS病毒开始,已经不再受上述自然规律的限制了。

    2003年,他们在中国进行试探之后,进一步改进SARS病毒。于是他们结合艾滋病毒RNA的特殊结构,利用艾滋病毒对有色人种的感染率比白色人种高大约7倍这一规律,把SARS的RNA和艾滋病的RNA嵌接。在此基础上,这一帮家伙进一步使A+T/ATCG的比值更加接近于自然界最佳黄金分割比例0.618,从而使病毒达到最稳定的状态,而且把新型冠状病毒的高阴性胸腺嘧啶(T)的绝对含量由SARS的9163提高到9587。

    由此可见,他们想得真够周密的了。但这些病毒制造者万万没有想到,白种人(具有抗寒型DNA),特别亲缘这种高阴性病毒,反而使千千万万的白种人容易感染并导致大量病亡。种种迹象表明,这场战争是针对中国发动的,他们在全国各地进行了层出不穷的投毒活动,使中国的许多关键大城市香港、上海、南京、西安等暴发大的疫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该如何抗疫呢?我从上海张炜的“中药霸方”中看到这场战争的最终结局,就要看中国如何充分利用中医中药防控抗疫的战略战术了。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这样的人工病毒是不可能自然衍生的。同样,由于这样的病毒RNA内部结构完全契合自然界最佳黄金分割线的原理,非常稳定,因此也无法自生自灭!

    特别是因为这个病毒的RNA是单链结构,不能像双链DNA病毒那样,用疫苗来预防以致清零,所以,老弱病疾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必然遭殃!这就是说,目前的任何西式阴性疫苗、西式阴性药,就算牛皮吹破了天,都不可能杀灭冠毒,彻底清零。

    所以,美国发动的这场世界性“生物战争”,不管是什么季节,也不管是在世界各国的东西南北中,病毒将无处不在,疫情会没完没了。

    二、剖析传染病传播的三要素,了解中医抗疫的战略战术及其方药的特色

    据历代文献记载,中国历史上曾发生过300多次严重的疫情,在与这些瘟疫斗争的过程中,中医形成了非常完善的针对疫病的辨证论治体系。数千年来,正是依靠中医中药极为简单的预防和治疗方法,迅速“清零”,拯救了老百姓的生命,维护了民族繁衍昌盛。

    一般说来,防治流行性传染病,有三大要素,一是找到传染源,二是切断传染源(隔离),三是开具治疗方。

    针对这三大要素,古人是怎么防疫的呢?如果我们假想请医圣张仲景提供“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解决方案,他会如何做呢?很简单,做好以下三点,短时间内就能在全世界范围内消灭疫情。

    第一,确诊。每个人发现症状后,找到大夫,迅速判断是不是被感染。一旦确诊,紧接着就要确认邪毒阴阳。他首先会确诊出此次邪毒就是高阴性病毒,而且他会从每个人出现的症状及脉象,迅速判断是否会人传人。现在,我们是根据病毒RNA核酸检测出有(阳)无(阴)來判断感染与否。

    第二,隔离。一旦确诊,每个人自觉隔离,以免传染给更多人。古時強调每个人自觉地居家隔离,以免传染给更多人。现在我们主要是集中隔离,紧中在特大型场所进行隔离。

    第三,治疗。按照方案,医圣根据病毒的高阴性,会提供扶阳性通用药方及其加减方,或者进行针灸,精准辨证精准下药,尽快痊愈(转阴)!

    在这里最关键的是对新型冠状病毒本体阴阳性的判断,所用的药剂既要提供扶阳正气,又要击破病毒还能排解,不留后遗症!但是,现在我们不大重视病毒自身的阴阳性,也不会通过RNA区分SARS和冠毒的阴阳性。

    可见古代圣医治瘟疫,多么简单!那么为什么现在我们反而控制不住疫情呢?全国各地两年多的抗疫实践证明,全国范围内,始终无法做到动态清零,问题出在哪里呢?

    首先看治疗。两年多大大小小的疫情,只要战略正确,战术到位,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所谓战略正确,就是中医药绝对主导战“疫”,所谓战术到位,就是使用扶阳性中医药方剂。譬如说,同样是“三药三方”,偏阴性杀菌类方药“莲花清瘟胶囊”疗效不佳,反而败坏了中医的名声,而偏阳性扶阳类方药“清肺排毒汤”却是冠毒的克星,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再看隔离。目前的隔离政策是以核酸检测的结果是阴还是阳作为依据,对确诊人员,以及与确诊人员密切接触或者次密接触者进行强制隔离。这是一个劳民伤财、破坏力极大的“笨”方法,更为关键的是,由于“无症状感染者”核酸检测的结果为阴,不在隔离之列,这些传染源到处移动。大家看,我们是不是在做一边隔离病毒,另一边又在传播病毒的愚蠢的事情。这是隔离政策的重大漏洞,也是我们为什么老是无法彻底清零的最大的隐患!

    最后看确诊。从上面的分析可知,我们现在筛查措施不科学,核酸检测不能在第一时间、及时查出“无症状感染者”,这个源头堵不住,导致后面的隔离措施和治疗手段都极其被动。

    “无症状感染者”为什么那么多呢?这与大面积的疫苗接种有很大的关系。

    我多次强调,通过分析新型冠状病毒RNA的特殊结构,可以得出结论,这是一种在实验室里人为制造出来的、极端变异的病毒。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冠毒属于寒湿阴性邪毒,按照中医“寒者热之,热者寒之”的治疗原则,必须以偏热性扶阳类方剂对治冠毒。可是到目前为止,不管是国内的灭活疫苗,还是进口的国外疫苗,都是偏阴的寒性药物。显而易见,接种这样的疫苗,寒上加寒,反而帮了倒忙。

    冠毒RNA全是高阴性的,疫苗生产商拿着这样的冠毒培养,然后制成灭活疫苗,但它还是高阴性的。打疫苗的主要目的是注射疫苗后使人体自身产生抗体,但高阴性疫苗自身没有降解,把这样的高阴性疫苗打到人体上,人体就会更加高阴性化。疫苗打的次数越多,人体阴性化就会越来越严重。高阴性病毒更喜欢高阴性体质的人,这样接种的次数越多,反而被感染的几率更高。

    为什么现在无症状感染者越来越多呢?因为现在一般人都已接种了疫苗,一旦感染,新的病毒进入人体后,就会被灭活疫苗病毒包围,如果此人正气足,常常表现为无症状,所以无症状的感染者越来越多。但是病毒在体内不是被杀灭,而是“潜伏”等待,当人体正气不足時,病毒就会“作案”,各种症状随即出现。

    由此可见,目前的防疫在实践中问题出在查找“传染源”上,源头堵不住,彻底清零将遥遥无期。更何况,如果把战“疫”提高到战争的角度来看,隐藏着的“敌人”既然能制造出冠毒,他们也可以以极小的成本释放“传染源”,如果不能揪出这些“敌人”,堵住传染源,那么国无宁日,彻底清零、战胜疫情就难以实现。

    这两天我看了上海的疫情通报,其中,把感染新冠而死亡的老人的死因,和美国的说法如出一辙,统统归咎于“基础病”。言下之意,老人的死亡与感染病毒之间就没有关系了,荒谬至极。如果这个结论成立的话,那么没有基础病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年轻人又该如何解释呢?真实的治疗过程也许很复杂,但是没有找到最佳治疗方案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今年89周岁,对美国和上海对老者死因的说法非常反感。我觉得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他们被冠毒夺走生命,是由于我们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这是最根本的原因。比如,葛又文医生提岀的“清肺排毒汤”,全面地考虑到《黄帝内经》里“九宫八风”病邪的问题,完全满足了963九宫九类药的配制原则,所以不但能抗击病毒,还把基础病也关照了。这就是说,只要辨证准确,使用“清肺排毒汤”等扶阳方剂治疗新冠肺炎,则有立竿见影的奇效。

    至于“清肺排毒汤”,我用当代科学语境解读很多次了。大家如果从二十一种味中药,在九宫里所处的位置上这个角度分析,就可以看到葛医生想得很周全了,此方不仅杀毒,而且对人体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很周到,甚至连生殖功能都考虑到了,所以用這个方子,万无一失!

    三、中医主导抗疫(包括预防和治疗)的最终“解决方案”

    如果全国上下能统一认识到,新冠肺炎疫情就是阴谋家针对中国发起的覆盖全域的大规模的“生物战争”,那么我们必须及时改变现在“暗箭难防”极其被动的防控政策,变被动为主动,实行全国集中统一指挥,发挥中医中药的强大威力,以最短的时间在全国范围,继而在全球战胜冠毒,造福全人类。

    因此,我建议目前要尽快开展以下几项工作:

    一是建立全国统一的防疫领导机制,成立最高指挥部。
    二是相对应地,成立省、市、县、乡(镇)、村五级防疫指挥部。
    三是对全国人民进行生物战争的宣传敎育,发动群众监视投毒分子,依法严肃惩治。       
    四是把目前检测核酸、接种疫苗的队伍变成兼发防疫抗疫中药的队伍。
    五是建立全国统一的后勤保障机制。
    六是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统一的专项财政支持制度。
    七是大力弘扬中医文化,全面实施中医主导的抗疫方案。
    八是联合世界各国(除美国之外)的医疗及生物技术力量,全力攻关,对病毒的传播进行溯源,查出真凶,找出真相。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再一次强调,我们现在实际上已经处于战争状态,只不过是非常特殊的“生物战争”。生物战争最大的特征是敌人躲在暗处,发动攻击的成本极低,造成的伤害却是巨大的。以常规战略应对生物战争,两年多来的战况已经证明,我们现在疲于奔命,被动挨打,处境尴尬。所以说,我们要继承党的优秀传统,发动群众,打一场人民战争,关键是揪出藏匿在人民大众中的“内鬼”,同时发挥中医药的巨大威力,这样才能彻底打赢战争,恢复常态。

    一旦统一了认识,发动群众,揪出了“内鬼”,扫清了障碍,要消灭冠毒,对于中医中药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说,中医中药就是冠毒的克星。两年多来,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疫情一次又一次被“剿灭”都在证明:中医药就是防治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此次冠毒基因RNA是人工嵌接的高阴性病毒,故须要以阳性扶阳药为主,才有可能“清零”。因此,我对当前“精准防控,动态清零”有如下几点具体意见和建议。

    首先, 如何治疗?

    首选“清肺排毒汤”等扶阳性中药方剂。我已经详细地分析过“三药三方”的扶阳功能,从数据上看:

    第一位,清肺排毒方,阳性1.32。
    第二位,化湿败毒方,阳性1.24。
    第三位,宣肺败毒方,阳性1.00。
    这是三方,三药的情况是:
    血必净注射液,阳性,1.23。
    金花清感颗粒,阳性,1.13。
    莲花清瘟颗粒,阳性,0.89。

    可见,“三药三方”防治冠毒疗效差别很大。其中清肺排毒方的扶阳抗击病毒的功能最好。对此武汉战疫中都有过证明,治愈力可达99.28%,是真正的特效药!我对这个方药作过详细的分析,完全符合钱老、我等理工人员提出的963九宫九药类配制原则!这种药的最大特点是不仅治感染病,而且对各种基础病都有良好的治疗作用,对感染的老弱病残者极为合适,可以挽救老者。

    最后在这里我再一次强调,李跃华大夫用极微量的具有艾草成分的阳性苯酚注射到穴位上,而且还可以制成“自体疫苗”,既能抗冠毒,又能治疗各种疾病,应该大力推广,这一方法已在哈萨克斯坦开诊所的常明医生,罗马尼亚的阿晨医生,意大利的马凡力医生,德国丹青医生等,通过几千上万人的抗疫治疗过程,完全证实了李医生的预疗方法是中西医结合的最简易的抗疫武器,很值得在北京提倡使用!

    其次,如何隔离?

    许多阳性中药的阴阳精,可催化生成具有芳香味的有机分子,其官能团具有杀病毒,杀病菌的功能。古人聪慧地利用这一特性,作抗疫的武器。

    1.建议大量用香囊杀毒。

    从当前全国多地疫情爆发情况来看,古人用香包直接杀灭空间病毒的方法很值得学习。比如在中国历史上有300多次的疫情,都是用中草药香包来抗疫杀毒的。  

    祖先们在历次遇到疫情时,都是用中草药汤汁与香囊来阻挡疫情传播的,把中草药制成香囊挂在门前,出门挂在身上,疫毒传染就得到控制。因为病毒是由空气流通被人吸入后感染的、先辈们聪慧地把藿香、艾草、雄黄、薄荷等多味中草药加工装入香囊配戴,随着人们行走移动中草药散发的气味,飘留在空气中就有驱疫化瘟的效果,这样就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还很好地净化了空气。

    目前全国多地突发疫情,封城、封路,即使停工、停课,也不能停住病毒在空气中的流动,戴口罩能相对隔离灰尘及飞沫,但不能绝对挡住病毒的入侵,因为口罩它毕竟没有杀灭病毒的功效。因此祖辈们用中草药香囊防止病毒传播防疫为上上之策。

    病毒传播的首要方式之一就是空气里气溶胶的流动,让人吸入空气中的病毒而被感染。而中草药香包,能散发出带有大量负氧离子的中药气味,杀灭漂浮在空气中的病毒。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气体流变学者通过研究发现,至少从理论上说,起码在5米之内,有可能杀死空气及其附着的病毒。所以,这么看来古人使用香包防疫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王琦院士也指出,通过中药的挥发物质,可达到芳香避秽、改变病毒依附的生存环境,中药香囊的挥发性物质能够刺激血清lgA、lgG水平,从而提高免疫力 ,避邪除障,净化周围环境。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钱老(钱学森)的劝导下,我等理工人员用当代科学语境解读《黄帝内经》,从中看到2000多年前,古人把砭石作为头等医术来治疗各种疾病。为了了解其内秘,通过当代科学检测,发现其能聚焦宇宙中微子、太阳光子等能量。于是钱老鼓励我们把古人的智慧和当代高科技材料融合创新,作成现代化的砭器。

    因此,北京聚宇能自然科学研究院方厉远院长科研团队,根据我提岀的建议,用天然砭石粉经过一千多度的高温烧结,成功地研制成聚宇能微型新材料砭石金字塔。正如前述,这个材料是由2000多年前《黄帝内经》里第一种长寿医术砭石作为主体,在没有放射线的情况下,可以发射3000-5000个负氧离子/立方厘米(联合国WH0标准1500个负氧离子)杀病毒功能。可以说这是国内外首创的聚宇能型金字塔和中药香囊融合的高科技产品,从而大大加强了传统防疫香囊的功能,是古老的中医药智慧与现代最高科学的融合,真正实现了中医药守正创新的成果。聚宇能香包是目前防疫最先进、最安全、最廉价、最可靠、最科学的中医药文化的“免疫屏障”之一。

    现在我们国家主张“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最终还得用中医药,才有可能杀灭这个人为制造的新型冠毒。可以说聚宇能香包随身携带是实现个人空间“清零”的重要措施。

    2.建议用艾叶祛邪。

    有些朋友说很奇怪古人遇到疫情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用艾烟、艾叶香囊(含有艾草等中药的香包)來杀毒空气里邪气。为什么?

    为回答这个问题,我到处去查艾草的生命动力源元素分析数据。有一本书叫《中药微量元素大典》,我从中找到资料后再加上日本的一些数据,请北京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硕博生们,计算艾叶的生命动力源阴阳参数,他们给我提供了很完整的报告,把我惊呆了!为什么?请看计算结果:
    K=2.432,远远小于4.23。

    大家都从《当代中医药生命动力学》里看到过的几百味中药里,几乎没有见过如此高阳性的中药。比较接近的有桂枝的K=3.198,红豆蔻的K=3.121,丁香的K=3.146。在人体里胸腺算最高阳性的组织,其K=3.05,所以当年钱老说上述中药材是上天赋给人类的特供药。现在看来,艾叶是更具阳性的中药材。大家想想,古人是在不知道K值的条件下,早就知道艾草是非常阳性的中药材,不能不令人惊叹!

    下面我们再看看艾草的r1和r2是什么情况:
    r1=0.27
    r2=0.26

    可见r1/r2=1.10,而人体里肺的r1/r2=1.07,相当接近。这说明艾叶发出的气对肺有好处,同時以高阳精包围高阴性病毒,以阴阳精气破坏病毒RNA高阴性复制中心。 由上可以看出古人选用艾草防毒抗毒是非常英明的,希望大家更好地学习古人的智慧!

    再次,如何预防?

    “甘草干姜汤”就是医圣为我们留下了具有预防功能的扶阳名方。  据我所知,这是汉代大医張仲景提出的方子,他的亲戚朋友,当年因伤寒上百人丧命。为此他提岀了极为简单的方子:  

    炙甘草  10g
    干姜      10g

    《神农本草》说,甘草能解毒,干姜能祛寒邪,于是他用这两味药来防治伤寒病,创立了千古名方“甘草干姜汤”。

    2020年武汉发生新型冠毒疫情的時候,河南通许县医院就用“甘草干姜汤”作为预防方,特别是后來在不打疫苗的条件下,创造了医患全员“零感染”的奇迹。

    不少朋友问我,究竟是什么原因创造的奇迹?希望我能科学解读“甘草干姜汤”的神奇之处。
    我说还得从这两种药的阴阳参数才能知其所以然!

    从这两味药的数据看,都是典型的高阳性药材!比如:
    东北的甘草
    K=3.789,远远小于4.23。这当然是典型的阳药!

    r1(阴精气)=0.822
    r2(阳精气)=1.198
    r2远远大于r1

    可见,甘草是地地道道的高阳性扶阳中药。

    另一方面,大家要知道这个药的包围和排解病毒的参数Q=K(r1+r2),大约等于8。

    这个数值在中药里少有,而且这个药的最大特点就是用高阳电群,包围高阴电性病毒,当然排解作用就很显著了。

    同時该药的阴阳精很丰富,对缺少阴阳精的老人来说,甘草也是很好的扶阳药,所以建议像我这个年龄的老同志不仿多喝喝这种汤。甘草的品质与生产地有关系,比如湖北的甘草也不错:

    K=2.091
    r1=1.061
    r2=1.134

    总体上,稍稍弱于东北的甘草,但完全可以通用。在具体用甘草時最好先炮制成灸甘草,这样使甘草里生命动力阴阳精更好地溶解在汤里。

    再来看干姜。大家千万不要把干姜和生姜混淆,两者差別很大。干姜的参数大家都知道:
    K=3.25
    这当然是典型的阳性中药,但是岀来怪事了:
    r1=0.218
    r2=0.088
    r1(阴气)远大于r2(阳气)

    可见这味药还能滋阴。所以干姜既能滋阴又能扶阳。但是干姜的最大特点是r2趋向于0,恰恰对人的肾、肝、心包,能提供很好的阳精气,还能提高性功能。与此同时,干姜的通天气能Eq=K/(r1xr2),约等于200,阳精通天气参数(1/r2→很大),故使阳精离子<炮弹>,来攻击病毒的高阴性复制保垒。因此,干姜的杀毒功能很强! 这就是河南通许县为什么不打疫苗,也能预防冠毒的科学解读。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本人一直就用这两种药。但天天做汤,我嫌麻烦,为图省事,就把这两味药打成粉,用开水冲泡后喝。我也知道,如果先做成汤,两味中药的生命动力阴阳精离子,在水的作用下会形成正八面体,从而吸纳大量的宇宙中微子、光子等能量,使汤的能量倍增,预防作用更佳。因此,建议大家好好先做汤,再喝!

    小结:

    生物安全问题,走向长期化、常态化、复杂化、全球化。未来,这种新形式的战争,会取代常规的军事斗争的形式,成为各国军备竞赛的制高点。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组图)
·下一篇:无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李慎明:青蒿素发明是毛泽东关于中医药思想与屠呦呦及其大团队实践的结果
·第二十七次毛主席故事大讲堂暨第二十届振兴中医文化座谈会在京举行(组图)
·百年风华|1958·周恩来为安国药厂题词
·张锡纯:中国近代医学第一人
·第二十七次毛主席故事大讲堂暨第二十届振兴中医文化座谈会在京举行(组图)
·中红头条:第二十七次毛主席故事大讲堂暨第二十届振兴中医文化座谈会在京举行(组图)
·专访为糖尿病患者营造生命绿洲的王世杰教授(组图)
·全民大健康 就喝柏岁慷——访柏岁慷(北京)农业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振江(组
·这个用灵魂治病的女中医,是闪耀在祖国西南的民间瑰宝(组图)
振兴中医云平台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振兴中医云平台”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振兴中医云平台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振兴中医云平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