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色人物
中共第一任妇女部长向警予
2021-10-28 15:26:21
来源:《百年潮》2015年第5期
作者:刘昂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毛泽东对向警予的革命一生有过高度的评价,指出要学习在革命时代牺牲了的模范妇女领袖、女共产党员向警予,她为妇女解放、为劳动大众解放、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了一生。敬爱的周总理在国庆十周年翻阅《中国》画册,当看到苏兆征、彭湃等烈士的照片时说,怎么没有蔡和森和向警予的照片呢,也应该有嘛!向警予的一生,是为革命英勇奋斗的一生。她忠于党、忠于人民,为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的胜利,她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勇敢战斗,不屈不挠,直到最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牺牲时年仅33岁。向警予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妇女运动最早的杰出领导人,用她的一腔热血,在我们党的革命史册上,写下光辉的篇章。

    热烈追求革命真理

  向警予是湖南溆浦县人,生于1895年9月4日。在青少年时代就已经深受爱国民主思想的影响,产生了追求新知识、追求真理的强烈愿望。她是当时湖南学生爱国运动中的活跃分子和领导骨干。
  向警予和蔡畅是长沙周南女校的同学,她们都是新民学会的女会员。当时“男尊女卑”、“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观念支配着整个社会,但是向警予和周南女校的少数进步师生,敢于冲破旧制度的束缚,毅然加入新民学会。
  1918年秋,毛泽东与蔡和森一起,利用法国在中国招收劳工的机会,组织了一部分湖南新民学会会员和大批的进步青年,到法国去勤工俭学,以便学习西方无产阶级革命和思想,用来指导本国的革命运动。向警予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响应,从溆浦赶到长沙,和蔡畅一起组织湖南女子留法勤工俭学会。1919年秋,向警予就同蔡畅等动身去上海。在这里,向警予和刚从北京赶来同他们一道赴法的蔡和森重逢。她迫不及待地了解北京的新思潮,同时也向蔡和森畅叙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这年12月,向警予与蔡和森、蔡畅、葛健豪等人乘坐邮船的四等舱去了法国。
  向警予到了法国,在蒙达尼女子公学补习法文,并先后在树胶厂、纺织厂做工。在学习上,她一直非常勤奋,有着坚强的毅力。面对陌生的法文,她不停地翻阅字典,一字一字查出原意,虽然学习是那样困难,但只要找到一本在国内所读不到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她就孜孜不倦地刻苦学习。到法国后的短短几个月里,她就基本上掌握了法语,读完了法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等著作。她为革命刻苦学习,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以致“煎伤太过”,几乎“不能支持”。就这样,她还感到“心潮起落,不止百丈”,跟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1920年6月2日清晨,向警予给在国内的毛泽东写信说:“此后驾飞艇以追之,犹恐不及,而精力有限,更不足以餍予之所欲,奈何?计惟努力求之耳!数年后,或有以报同志。”
  向警予不仅自己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列著作,还殷切希望国内有更多的人到法国去接触革命思潮。她写信给国内的新民学会的朋友,要求多组织些有思想、有抱负、头脑清晰的女青年去法国勤工俭学。她说:“无论如何,耳目接触,总比在国内要好一点。”她千方百计地想为中国革命多培养一些人才。
  向警予对毛泽东一向是很崇敬的。1920年初到法国后,她把自己学习的心得体会和思想写信告诉毛泽东,诚恳地要求毛泽东“公暇,幸时赐教言”。向警予还写信给国内的朋友,要他们常向毛泽东请教,并且要她朋友再介绍一些他人和溆浦女校的师生认识毛泽东,以便得到他的教导。1920年4月,向警予给她的侄女写信说:“现在正是掀天揭地社会大革命时代,正需要一群有志青年实际从事。世界潮流,社会问题,都可于报章杂志中求之,有志愿改造社会的人,不可不注意浏览。毛泽东、陶毅这一流先生们,是我的同志,是改造社会的健将。我望你常在他们跟前请教!”这是“创造环境改造自己的好方法”。
  毛泽东也给警予写信,共同研究“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道路问题。1920年11月25日,他在给警予的信中说:“政治界暮气已深,腐败已甚,政治改良一途,可谓绝无希望。吾人惟有不理一切,另辟道路,另造环境一法。”毛泽东所说的“另辟道路”,就是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
  当时在留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中,以蔡和森为首,主张旗帜鲜明地成立共产党,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实行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主张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改良主义的另一派,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争论双方都写信给毛泽东,请他表示意见。蔡和森在写给毛泽东的信中坚决表示,中国将有自己的“十月革命”,“我愿你准备做俄国的十月革命”。向警予完全赞同蔡和森的思想。1920年8月15日她在巴黎给《少年中国》写的一篇长文中提出:“将来社会的经济能实行共产?固尚有待于研究,然而总是朝着这方面走,是可以相信的。”还说:“我们翘首而望,固然是夜气沉沉,然而苏维埃的政治不产生于英美德法,而独产生于极端专制极端黑暗的俄罗斯,这不是过度压抑的反应么?我们虽处于寂寞荒凉,晦盲否塞的境遇里,一面要与现状奋斗,一面又要创造未来,本来不是容易事。然而精神所到,何事不成。”毛泽东于1920年12月1日给蔡和森和在法诸会友复了一封长信,明确表示坚决赞同蔡和森的主张,反对走改良主义的道路。周恩来到法国后,向警予积极参加了周恩来组织的革命斗争,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
  1922年,向警予回国后,曾到长沙住在她哥哥家。当时毛泽东也正好在长沙,曾几次前去看望向警予,和她一起研究怎样运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中国革命运动,有时还有一些革命青年在那里听毛泽东讲话。1923年至1924年,有一段时间,向警予、蔡和森和毛泽东、杨开慧在上海住在一起,像一家人那样共同生活。毛泽东和杨开慧都称她为“大嫂”。在中共三大前后,毛泽东提出建立革命统一战线,张国焘表示反对,党内有些同志思想也不大通。向警予完全支持毛泽东的主张,还向那些思想不通的同志做工作。革命统一战线建立后,向警予积极协助毛泽东改组上海国民党党部,开展统一战线工作。

    模范的妇女领袖

  1922年,向警予在上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向警予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并担任中央妇女部的领导工作。直到1925年底去苏联东方大学学习时止。这几年中,向警予写了大量论述妇女解放的文章、党中央关于妇女的解放运动的决议和文件,有很卓越的见解。她把妇女问题和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和整个劳动人民解放事业联系在一起。她认为“政治问题如果不解决,妇女问题是永远不能解决的”,“妇女解放与劳动解放是天造地设的伴侣”,给妇女解放运动指出了正确的途径。
  向警予参加中共二大后,送她生下不久的女儿回长沙交给我母亲抚养。临走前看望了几位过去的同学和朋友,向他们宣传革命的道理。有一天,向警予让我给她带路,去看她几位女同学。她访问的女同学中,有个姓吴的,这人当时已当上了湖南省议会的议员。到了姓吴的同学家里,她们就妇女解放问题开展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向警予说:“不把大多数的劳动妇女发动起来,妇女就不能获得解放。”姓吴的同学说:“现在妇女已经参政了,妇女解放的问题可以通过提案,作合法斗争,就可得到解决。”向警予反驳说:“赵恒惕(当时湖南省长)会听你的吗?”接着,向警予尖锐地指出:“安个把女议员不过是军阀官僚欺骗人民的把戏,完全是为了装装门面。你不要以为你当上了议员,妇女就算解放了。你这条道路是走不通的。”向警予同姓吴的同学私人交情过去是很好的,但在妇女解放道路、改造社会的根本问题上,她们之间争得面红耳赤,尔后就分道扬镳了。
  随后,向警予在《前锋》创刊号上指出:“女子参政运动弄成了个女子个人做官、做议员运动”,“如果秉着这种意义去做参政运动,其结果不过是无聊的议员队里增加了无聊的女议员,可耻的官僚群中添多些可耻的女官僚,可以说毫无意义。”
  向警予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高度评价劳动妇女运动。她说:“只有新兴的劳动妇女最有力量,最有奋斗革命精神”,“这支勇敢奋斗有组织能战斗的新兴妇女劳动军,不独是妇女解放的先锋,而且是反抗外国掠夺者的国民革命之前卫。”如果抛开了劳动妇女运动,就将一事无成。向警予在党内党外的每次会议上,在各种报纸中,以及在同周围同志的接触中,都大力宣传和组织知识妇女“到劳动妇女中去工作和学习”。她说,劳动妇女日受资本家压榨,常有不能生存的危险,而团结奋斗遂成了她们生存的要件。因大工业的发展把她们成千成万地聚在一起,使她们天然地易于组织和战斗,从而她们的觉悟与实力也就出于其他妇女团体之上了。所以,向警予主张有觉悟的知识妇女应到劳动妇女中去工作去锻炼。她还具体帮助和带领知识分子出身的女同志到女工中去。她对人诚恳热情、亲切和蔼、诲人不倦。她会演说,会写文章,善于做宣传鼓动工作。为了说服别人,她毫不吝惜时间,反复地讲解论证。毛泽东曾赞扬过向警予对人能做到循循善诱,党内同志则尊称她为“革命妈妈”。
  向警予亲身深入工农群众,日日夜夜在女工中间奔波。她在上海工作时,去得最多的是妇工集中的浦东、杨树浦、小沙渡的纱厂、丝厂和烟厂,亲自参加各种会议,深入工人家庭,向她们宣传革命道理。她还开办工人夜校、平民夜校,用马列主义武装工人、组织她们起来斗争。著名的上海丝厂和南洋烟厂工人罢工,就是她领导的。她站在工人前列,直接指导工人斗争,还写了许多文章,动员各界人民支援工人的罢工。
  1925年,我们党领导了著名的五卅运动。向警予亲自到南京路上去做宣传鼓动工作,并进行募捐。她还特别注意妇女运动的组织和领导工作。当时“妇女解放协会”在全国各地得到迅速发展,会员曾达30万。

    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

  1924年,共产党和国民党实行第一次合作。毛泽东与向警予、邓中夏、恽代英等同志到上海国民党执行部工作。共产党利用当时的有利形势,广泛发动工农群众和各界人士参加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迅速壮大人民的革命力量。为了迎接大革命高潮的到来,有多少工作需要去做,有多少困难需要克服,有多少斗争摆在面前。当时向警予同党的其他领导同志一样,日夜都在紧张地战斗。
  就在这一年4月,向警予回长沙生第二个孩子,为了集中精力做党的工作,她把刚生下的儿子交给我母亲抚养。当时我们家里很穷,租了一间房子,中间隔开,向警予、蔡和森住在里面,我们四五口人都挤在外间,吃饭、会客都在这个外间。他们当时工作很忙,除了和当地党的组织研究工作外,在家里不是看书,就是写文章,还抽空给我们讲革命形势。我特别爱听他俩的讲话。记得他们临走前的一天晚上,在月光下,全家人坐在一起说话。向警予亲切地对我母亲说:“我们很快就要走了,大孩子要姐姐带着,小的也要你带。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但又不得不这样。革命事业需要我去做的工作太多了,只好连累姐姐了。”
  我母亲说:“为了你们能安心革命,这些事我都可以做。”我外婆对革命前途十分关切,她说:“你们做的事呀,是对的!我们一家子是都赞同的。现在的政府有权有势,你们怎样才能把它们推翻呢?”向警予接着说:“正因为这样,就需要我们很好地多做工作,要宣传,要发动工农大众,要让千百万人都知道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起来革命这一条路。我们的信念是坚定的。别看现在我们人少,贫苦大众总是多数。只要大多数人都懂得要解放,我们的事业就能成功。”接着又说:“伯母,你不是知道的吗?新民学会那阵子我们才几个人哪!到法国勤俭学的人就多了嘛。现在有了党了,人就更多了,往后,懂得革命、参加革命的人会越来越多。到那时候,反动派就无处藏身了。只是现在我们的工作还做得不够,还没有使全体劳苦大众都觉悟起来,这就要求我们英勇奋斗,争取这一天早日到来。”外婆听了很高兴地说:“我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能够看到你们事业的成功。”

    严酷斗争中坚强的革命意志

  1927年3月,向警予从莫斯科回国,来到武汉,参加了中共第五次代表大会。在五大期间,向警予对陈独秀的右倾错误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五大后,向警予被派到我党领导的湖北省总工会工作,同时又任中共汉口市委宣传部部长。
  马日事变后,外婆带着我们来到汉口。这时武汉的形势已很紧张了。因此,我们决定还是回湖南去。临走那一天,快要动身前,向警予刚开完会匆匆地赶来送我们。她和外婆说了些安慰的话,然后紧握着我的双手,意味深长地说:“回去也好。”停了一会儿,又严肃对我说,“今天的朋友,明天可能就是敌人,昂昂,你要注意呀!”说完就和我们分手了。想不到这就是她和我的最后一次见面。这句话,也是她留给我的最后的遗言,话虽简短,却是她对当时阶级斗争形势的深刻分析。国民党叛变革命,举起屠刀向我们砍来了。而陈独秀却依然把希望寄托与在国民党的联合上,拱手把革命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反对党掌握武装,反对农民运动,反对土地革命,继续推行投降主义路线。向警予送别时对我说的话,既反映了她对蒋介石、汪精卫之流反革命本质的深刻认识,也表示了她对陈独秀右倾错误的尖锐批判。
  果然不出所料,继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武汉国民党汪精卫政府于7月15日也叛变革命,公开反共,立即对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进行极端野蛮的大屠杀,武汉地区顿时陷入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中。中共党的工作被迫转入秘密活动。在反革命的屠杀面前,向警予表现了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概,她不但没有因为革命遭受挫折而灰心丧气,反而在严酷的斗争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革命意志。当时,组织上考虑到武汉环境的险恶,打算让警予到湖南去工作。但她不避艰险,不畏强暴。她说:“武汉的工作很重要,不能放弃,要有人留下来坚持斗争。”她坚决要求党同意让她留下。后来经组织研究,决定向警予留在武汉,担任重要的领导工作。
  党的八七会议,清算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决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总方针,决定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向警予坚决执行党的决议,积极准备组织武装暴动,反击国民党的叛变和屠杀。当时,共产党掌握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本拟参加南昌起义,但因为错过了时间,转入江西修水,该团有几个担任领导工作的共产党员来武汉找到向警予,请示以后工作怎么办。向警予向他们传达了八七会议武装斗争,搞土地革命,抓农民武装的路线,还派了6名共产党员参加该团工作,拨了3000元给他们作为活动经费。后来这支部队在江西铜鼓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合,成为秋收起义的主力部队。

    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向警予留武汉后,党中央调她到湖北省委工作,主编党刊《长江》,以后改为《大江》。不久,湖北省委负责人罗亦农等同志调走后,省委的领导工作实际上就落到向警予身上。向警予是一个长期公开工作的著名共产党员和妇女运动领袖,在大革命失败后的严峻日子里,要在武汉地区隐蔽进行秘密工作,条件是极其艰难的。但只要党和革命的需要,她从不顾及个人安危,忠心耿耿地为党、为革命事业而战斗。她临危不惧,泰然自若地日夜奔忙,深入工人和群众之中,常常顾不得化装就跑出去,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有时一天只吃一个烧饼,千方百计保持党和群众的联系,不屈不挠地与敌人斗争。有一次,向警予从武昌回汉口出席活动分子会议。当时,风雨交加,江面风浪很大,渡船已经停开了,只好临时找划子过江,别人对她说:“不要回去了,过江实在太危险了。”向警予说:“同志们在等着我开会哪!我不能留在这里,一定要回去。”船到江中,遇到了大旋涡,在那里不停地打转。向警予毫不畏惧尽力帮助老船工划桨,浑身上下全湿透了。上岸后,老船工说:“我在长江划了几十年船,还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险风恶浪,也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胆子大的妇人,真是了不起!”当向警予赶到会场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说:“我们说她一定会来的,现在不是来了嘛。”在白色恐怖下,地下党组织不断地被破坏,同志们一批又一批地被捕和牺牲。周围的同志都为向警予的安全担心,劝她转移到别的地区去工作。她坚定地说:“不,斗争越是困难,越是残酷,越是需要我留在这里。我们革命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我决心贡献自己的一切。”“共产党是不怕杀头的,怕杀头就不叫共产党。”
  1928年春,由于叛徒的告密,向警予在汉口法租界被捕。在法庭上,向警予先是用中文尔后用流利的法语严词责问法官:“这里是中国的土地,你们有什么权利来审问中国的革命者?你们把法国大革命的历史都忘记了吗?你们法国人不是鼓吹自由、平等、博爱吗?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来干涉我们的信仰自由呢?”法官被问得哑口无言。他们没有立即把向警予引渡给国民党当局,国民党反动派就发动宣传攻势,在报上大造谣言,说法国领事受了共产党的贿赂,包庇共产党员不予引渡,并组织流氓大吵大闹。后来,法国政府撤换了汉口的法国领事,并于4月12日将向警予引渡到当时国民党的武汉卫戍司令部。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洪湖赤卫队队长彭国材
·下一篇:无
·向警予书信中的家国情怀
·向警予烈士陵园
·向警予同志纪念馆
·向警予:为妇女解放奋斗一生
·《向警予》登陆央视八台 致敬无产阶级永远的爱人(组图)
·闫笑岩:向警予:“为党的事业而死,无上光荣!”(图)
·特稿:向警予:“为党的事业而死,无上光荣!”(图)
·向警予烈士遗书:《给功侄的信》
·特稿:全国“双百”英烈谱(上)030——向警予(图)
·闫西群:全国“双百”英烈谱(上)030——向警予(图)
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