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新闻类>>特稿精选>>正文
朱冬生:突破,突破,再突破一一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一千多人成功突破重围(组图)
2022-04-27 14:40:20
作者:朱冬生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新四军战斗在江淮河汉之十七:突破,突破,再突破——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一千多人成功突破重围

皖南事变烈士陵园

    1979年-1980年,我为曾在解放战争时期担任第三野战军后勤司令员兼政委的刘瑞龙同志编辑《淮海战役支前日记》并帮助整理和收集淮海战役后勤支前相关历史资料,在刘瑞龙同志的安排和联系下,我分别采访和看望了华东支前委员会主任傅秋涛、华野后勤部副司令员喻缦云、中原野战军参谋长李达、中原野战军运输司令部副政委杨国宇、华中支前司令部副政委李干成等十多位解放战争时期驰骋在淮海战场上的老革命家们。他们当中的每一位都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传奇人物,尤以傅秋涛上将的经历更为独特。新四军初创时期,各部队的主要领导大多没有参加过长征,但他们差不多都参加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遭遇了皖南事变,渡江北上,新四军重建军部,新四军战斗在江淮河汉;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作战,解放大上海。傅秋涛同志和其他的著名将领一样,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始终是华东战场的主要领导者。每见老革命家傅秋涛,谈及战场往事,只要回顾到皖南事变,则始终是傅秋涛同志永远的心痛。

    而正是在1941年1月的皖南事变中,新四军皖南三个支队中唯有第1支队1100多人在傅秋涛司令员的率领下成功突出了重围。

    傅秋涛,湖南省平江县人。1925年参加雇农工会, 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生涯中,历任湘鄂赣省总工会委员长、湘鄂赣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共湘鄂赣省委书记、湘鄂赣省军区政委、湘鄂赣抗日红军军事委员会主席,参加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新四军第1支队副司令员、新四军皖南第1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新四军第7师副师长,皖南事变中率新四军1支队大部成功突围。解放战争中历任中共鲁南区党委书记、鲁南军区政委、中共鲁中南区委第一副书记、鲁中南军区司令员、华东支前委员会主任兼华东支前司令部司令员、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第一副书记、山东军区第一副政委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代理书记兼山东军区政委、中央复员委员会秘书长、武装部部长、总参谋部队列部部长、动员部部长、中央军委人民武装委员会副主任、总参谋部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傅秋涛上将

    中央红军主力长征以后,陈毅、粟裕、傅秋涛、江渭清等领导在湘鄂赣地区坚持了三年 “天将午,肌肠响如鼓。粮食封锁已三月,囊中有米清可数,野菜和水煮” 的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

    1937年傅秋涛等按党中央的指示,经与国民党当局多次谈判后,组织湘鄂赣三年游击战争保留下的各地红军游击队900多人,集中到平江嘉义地区。1938年1月改编为新四军第1支队第1团,陈毅任第1支队司令员,傅秋涛任副司令员兼第1团团长、江渭清任副团长,钟期光任政治处主任,王槐生任参谋长。这年2月,傅秋涛率部开赴抗日前线,一路上动员近400多青年参加新四军。1938年6月,傅秋涛率部参与创建苏南抗日根据地,参加皖南反“扫荡”,击退日军进攻,攻占被日军占领的泾县县城。随着队伍扩大,第1团奉命扩编为新1支队,傅秋涛任支队司令员,江渭清任政委,下辖两个团。

    1940年底新四军遵照党中央的指示筹划向北转移,于1941年1月初将在皖南的三个支队和军部共9000多人编为3个纵队,分三路开进:新1支队为1纵队在左路。新1支队由老1团(由湘鄂赣边红军游击队编成)、新1团、特务营、警卫通讯连组成,共约3000多人。傅秋涛任司令员兼政委,军部参谋处长赵凌波调任副司令员,江渭清任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参谋长为赵希仲。新2支队为2纵队,与军部直属队共约3000多人为中路。新3支队为3纵队居右路,约3000多人。

    国民党精心谋划歼灭新四军

    剿灭新四军,国民党蓄谋已久。1940年的春天,蒋介石和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即部署“制裁”新四军的计划,确定了“予以制裁”新四军的具体措施。国民党还堂而皇之的提出了一个“中央提示案”,划定了八路军、新四军的作战地段,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50余万人削减为10万人。主要是限期新四军必须往长江以北转移。此时,蒋介石还密电顾祝同:对江南匪部,应按照前定计划,立即将其解决。上官云相根据蒋介石和顾祝同的旨意,调集了国民党军8个师计8万余人往皖南,皖南附近本来就有第32和23两个集团军,国民党的围剿计划已在执行中了。

    1月4日,3纵队冒雨开赴茂林。6日,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等在茂林潘村召开军事会议,决定1纵出袭岭,2纵出丕岭、博刀岭,3纵出高岭,3纵5团为全军后卫,军部随2纵行动, 7日正午前会攻星潭。傅秋涛与江渭清参加会议后立即率部开进,中途突遭国民党52师、40师阻击,立即指挥反击,皖南事变的枪声就此打响。

    因为此时还是国共合作抗日的高潮之时,新四军按照国民党中央的要求正在进行转移之时,怎么可能想到国民党军会大举进攻和阻拦袭击?军长叶挺为了确保部队的万无一失,曾与顾祝同和上官云相当面谈判,向他们报告新四军的北移路线。部队到达茂林地区后,叶挺还派人送信给近处国民党军的40师师长方日英,通知他新四军将按预定路线行动,请多协助,以免发生误会。使叶挺没想到的是方日英接信后随即命令所部各团占领茂林山道各出口制高点,构筑工事,封锁道路。上官云相也明明知道新四军北移的路线,反而造谣说:新四军往南是想另辟根据地,拒不北移。皖面事变的枪声打响后,方日英高兴地对部下说:“叶挺真的来啦!好啊,这一下他可上当了。”

    指挥方略难以决断部队深陷重围

    7日,傅秋涛指挥新1支队与国民党军阻拦部队激战,如期占领裘岭,随后又抢越榔桥河,占领磅山。老1团已攻占与星潭镇一水之隔的制高点举山。正在等待会攻星潭,这时却接到军部回撤的命令,傅秋涛等大为惊疑。

    由于高山峡谷间道路狭窄,大军行进缓慢,三路纵队在遭到国民党军阻击时,各纵队由于山岭阻隔,电台联络不畅,激战中行动延误,会攻星潭受挫。项英在7日下午主持开会,因对突围方向举棋不定,使会议从下午3时开到夜间10时,长达7小时无果。叶挺忍无可忍,气愤地说:“现在我们陷入了重重包围,不打一场恶仗不花一些代价,是冲不出包围圈的。”项英身为副军长,却是中央东南局副书记、军委新四军书记。项英自恃有游击战争经验,最终否定了叶挺猛攻星潭敌军防线突围的意见,改变军部已定作战计划,命令各纵队回撤,改道出太平,绕黄山突围。

    几天来皖南冬雨连绵,道路泥泞,行军艰难。新四军各纵队回撤,都遭到国民党军袭击包围。敌人占据隘关要地,居高临下开火,新四军三路人马各自为战,无法相互支援,被动挨打,牺牲惨重。傅秋涛率新1支队接军部命令要回撤,老1团团长熊应堂等干部提出异议,被支队副司令员赵凌波以“不服从命令者,军法论处”相威胁,部队撤回榔桥河地区后即陷敌军40师和52师重围。

新四军中的傅秋涛

    8日,上官云相命令各部向新四军发起总攻。敌军以绝对优势兵力、密集的炮火,疯狂袭击被分割包围的各路新四军。陷入包围的左路1纵队,8、 9两日与敌争夺榜山、裘岭,激战拼杀中伤亡不断,与军部失去联络,从敌军俘虏口中获悉敌援兵正向榔桥地区扑来。万分危急中,傅秋涛召集支队领导人商量。江渭清建议:现在还有2000多兵力,趁敌立足未稳,往东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包围。纵队和两个团主要干部都同意此策,唯副司令赵凌波坚决反对说:军部与2纵3纵都没有冲出重围,我们应回去救援,切不可单独行动,否则要犯大错误。傅碍于赵曾是军部参谋处长,只得指挥部队一面与敌激战,固守阵地,一面命电台请示军部。指战员都忍着饥饿疲累与敌拼杀,苦等军部指示,可是一连两天电台均无音讯。

    新四军军部两天没有具体的指令,其实真的发生了一些大事。据情报得知,获悉上官云相要发起总攻,项英带着副参谋长周子昆等身边干部、警卫人员十多人偷偷离开了军部。叶挺军长和饶漱石立即向中央和中原局报告,中原局刘少奇首先复电,指示要叶、饶担负重任,极力挽救危局。此时的叶挺心急如焚,率军部直属队在高坦激战后,沿东流山转到石井坑,再往外突围遇到重兵阻击,只得在石井坑设立军临时指挥所。叶军长命令部队抢占东流山及四周制高点,指挥各部与围攻敌军奋勇拼杀,反复争夺。无奈各部已激战数日,精疲力尽,伤亡剧增,从围攻石井坑的国民党军的5个师中突围已经十分艰难。而项英一行人转了两天,无法突出去,只得折回来,并于10日中午回到石井坑军部。

    新一支队在突破中另寻战机

    新1支队傅秋涛直到9日午后,才接到军部来电,要1纵牵制敌军,掩护军部(随2纵)和3纵突围,在万不得已情况下,可独立自主往苏南方向突围。这天上午,国民党军援兵直插新、老1团结合部,傅秋涛指挥老1团配合新1团反击,将敌击退。老1团趁机强攻梅树岭,攻至半山腰,赵凌波派人传令后撤。傅秋涛得知后气愤至极,恼怒:“这是打什么仗?他搞什么名堂?”叫人找赵凌波来问个究竟,此时却找不到人,他离队被俘后就叛变了。赵凌波叛逃后,参谋长赵希仲也叛逃了,形势越来越严重。傅秋涛令电台人员向军部联络请示,无奈电台已坏,联系断绝。

    傅秋涛立即召开支队紧急党委会,商量下一步行动。大家经过分析,面对包围的敌军已增援到4个师,现在纵队伤亡惨烈,弹尽粮绝,陷于绝境,只有向苏南方向转移,才可能有一线生机。会议决定由老1团打前卫,新1团打掩护,当纵队司令部冲出后,全体人员在板桥集合。确定突破口选择在裘岭南六华里处“三节水”地区。这是一个峡谷地带,公路从峡谷中穿过。因地形险要,敌人只有国民党军52师154团一部分兵力防守。虽是一着险棋,但可出其不意。

    此时江渭清自告奋勇要带队冲杀,傅秋涛不同意,他认为白天突围伤亡太大,即与江商定在傍晚后突击。当晚乘着大雨黑夜,新1团团长张铚秀指挥由特务营组成突击队悄悄接近敌人阵地,先投出一排手榴弹,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火光和烟雾,操起机枪扫射,夺取敌阵地,阻击敌人。在新1团拼死掩护下,江渭清带领一个连率先杀出一条血路,冲过榔桥附近的公路上了山。紧随着老1团熊应堂、支队副参谋长吴咏湘等干部带领队伍冲出来,接着傅秋涛率领司令部队伍也冲过了榔桥上山。担负掩护的新1团大部与老1团1部在强敌阻击下,被阻隔在后,电台受损,与支队断了联系。

    傅秋涛与江渭清、熊应堂等会合后,他要老1团2营营长韩云等人点燃三堆火,发出信号,收集突围出来的人员。在老虎坪收集到有500余人的队伍,傅秋涛迅速编成一个步兵连,两个手枪连,为继续突围做准备。由于国民党围剿加剧,傅秋涛与江渭清等商议,觉得好几百人一起走,目标太大,又将3个连的队伍化整为零,让大家分路独立突围,尽快去苏南。

    傅秋涛带着老侦察出身的营教导员汪克明等12名精干的干部组成的队伍,进入泾县、宁国、宣城三县边境的山区,向苏南转战行进。经数日浴血拼战,他们血污军装,个个蓬头垢面,正逢隆冬雨雪交加,更加饥寒交迫。

    在朝着苏南方向突围的过程中,他们灵活机动,顺势而为,或乔装成百姓,或装作蒋军52师的便衣,一路风餐露宿,风雨无阻。当他们一行来到宣城境内时,遇到了江南青洪帮大头目陈玉庚门下的几个徒弟。傅秋涛在江南做统战工作的时候和陈玉庚熟知,两人成为朋友,傅秋涛认识陈玉庚的不少徒弟。傅秋涛等人在青洪帮的大力帮助下,成功越过了52师的最后一道封锁线,进入广德、郎溪交界地区。

    江渭清因腿伤走路很吃力,他带领50多人为了安全,避开有国民党重兵驻守的近路,绕远路往天目山走,经2个月的艰难转战,到达苏南。

1959年国庆节,傅秋涛、江渭清、陈仕榘在天安门城楼上

    新1团团长张铚秀率部掩护主力突围后,没能跟上支队,当即收拢部队撤退,隐蔽向东南方向转移。这时全团只剩下200多人,他们边走边收拢兄弟部队被打散的同志,走了一个多月,到达无为地区。老1团1营长李元等数百人没能跟上,随即上山转战到石井坑,参加军部东流山守卫战,后分散突围,有300多人到了江北。3月5日,在6师驻地,傅秋涛同突围出来的江渭清等各路人马,以及突围后零散归队的第1支队人员胜利会合。

    1942年以皖南事变突围幸存指战员为核心组建了新四军第7师,傅秋涛任新7师副师长(张鼎丞任师长,尚在延安未到任)。他与政委曾希圣率部抗击侵华日军,打击国民党顽固派,壮大新四军力量,发展抗日根据地。新7师由1900余人发展到6000多人,淬火成钢,很快成为新四军的一支劲旅。

陈毅、粟裕、傅秋涛、周恩来、朱克靖、叶挺在新四军中

    附:皖南事变相关历史资料

    1937年12月25日,新四军军部在武汉市前大和街26号成立。
    1938年1月6日,军部迁移到南昌市友竹花园7―8号。
    1938年4月5日,军部迁移到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岩寺小街。
    1938年5月7日,军部迁移到安徽省太平县麻村。
    1938年5月26日,军部迁移到安徽省南陵县南部土塘村,邻近泾县。
    1938年8月2日,军部迁移到安徽省泾县云岭镇罗里村。
    抗战时期,江南主要城市被日军占领,新四军成立时也只能一边转移,一边工作。直到进驻云岭镇以后,军部才获得了安定。此后2年多时间,军部一直驻扎在这里,中央的东南分局也在这里,云岭成了我党在江南地区的指挥中心。
    新四军各支队分别挺进抗日前线,开辟所属根据地,只有军部留在后方,周围都是国民党的统治区,这也为日后冲突埋下了伏笔。
    1940年下半年,国民党开始施加压力,要求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及新四军之各部队,限一个月内撤到指定区域。与此同时,延安也多次来电,要求新四军军部北撤到我军根据地内。然而,项英贪图云岭地区安逸环境,迟迟不愿意行动。
    1940年10月,黄桥战役我军反击韩德勤部国军获得大胜。接着11月曹甸战役,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意图摧毁韩德勤的老巢,最终战役失利。韩德勤部是顾祝同的嫡系部队,顾此时担任第三战区司令,新四军军部就在他的辖区内。他恼羞成怒,下定决心覆灭新四军军部。
    这一系列国内形势变化,使得新四军军部的形势越来越危急。
    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终于开始转移。

    战斗人员序列如下:

    第1支队:
    司令傅秋涛,副司令赵凌波(被俘叛变),参谋长赵希仲(被俘叛变),政治部主任江渭清。
    所辖部队是老1团,新1团,共计3000多人。

    第2支队:
    司令周桂生(牺牲),政委黄火星,副司令冯达飞(被俘被杀),参谋长谢忠良,政治部主任钟民。
    所辖部队是老3团、新3团,共计2000多人。

    第3支队:
    司令张正坤(牺牲),政委胡荣(被俘自杀),参谋长黄序周,政治部主任吴奚如。
    所辖部队第五团、军部特务团,共2000多人。
    以上三个支队合计大概7500人。
    军部在云岭已经驻扎了2年多了,加上东南局,有大量人员。所以随军还有以下人员:
    军部教导总队,军直机关,服务团共1500人。
    军部兵站、军械所、印刷所、上饶办事处机构人员;东南局工作人员,皖南 地方党人员,共计约1000人。
    军部医院部分伤员;随军家属等人员,大约1000多人。

    这些非军事人员大约近4000人,他们还带着行李和物资,行动慢,没有作战能力。这样一支队伍,还带着大量后勤辎重,行动缓慢。

    2支队和3支队都是跟随军部,最后被打散后突围。比较特殊的是1支队,战斗中意外与军部失去了联系。傅秋涛司令指挥下向苏南方向突围,1月10日突围战中,老1团大部分冲了出来,突围后到了苏南,新1团在后面掩护未能随支队突围,独自行动,抵达江边,后与支队会合。

    1月14日,叶挺军长下山与国民党谈判,相继被国民党军52师和108师扣留,16日被国民党军上官云相长官处收押。

    1月14日当晚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等突围时与大部队失散,在当地地下党组织的掩护下,项英等十余人隐蔽在濂坑的石牛坞村后山腰的一个石洞中。3月23日夜,项英、周子昆与警卫员黄诚住宿于石洞中,其余数人下山与地下党联系转移事宜。副官刘厚总于24日凌晨2时用手枪将项英、周子昆打死,黄诚也中弹负伤。刘厚总杀人后劫走项、周携带的黄金、银元、手表、枪枝,逃下山去,投奔国民党县党部报功请赏。项英、周子昆的遗体被部下发现后掩埋于牺牲处。

    皖南事变后,负责善后收容工作的是曾希圣,他原是红军时期中央军委二局局长,负责情报工作。他原本负责接应军部渡江,皖南事变后,曾希圣实际负责接待突围人员。从元月中旬开始,他陆续收容了多批突围人员,其中的高级干部有黄火星、刘别生、钟得胜、熊梦辉、李志高、谢忠良、巫希权等人,人员分属1、2、3支队的六个团还有军部。直到2月底,还接收了张闯初、曹丹辉、袁大鹏带领的一批突围人员。这里接收的人员大约有700多人。曾希圣负责筹建新四军第7师,突围到无为的人员都编入了该师。

    除此之外,罗炳辉率领在津浦路东活动的新四军5支队,也收容了一部分突围人员。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肖锋:广东省南雄市政协开展“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专题调研(组图)
·下一篇:无
·突破,突破,再突破一一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一千多人成功突破重围(组图)
·特稿:突破,突破,再突破一一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一千多人成功突破重围(组图)
·突围,突围,再突围一一新四军军部电台台长在皖南事变中突围(组图)
·朱冬生:突围,突围,再突围一一新四军军部电台台长在皖南事变中突围(组图)
·特稿:突围,突围,再突围一一新四军军部电台台长在皖南事变中突围(组图)
·皖南事变(组图)
·朱冬生:皖南事变(组图)
·特稿:皖南事变(组图)
·中红头条:叶挺在皖南事变中主张向祁门和景德镇突围(组图)
·彭远汉、包清旺:叶挺在皖南事变中主张向祁门和景德镇突围(组图)
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
5、声明:凡投稿者一经采用,一律没有稿酬,且版权归中红网所有!
突破,突破,再突破一一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一千多人
朱冬生:突破,突破,再突破一一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
特稿:突破,突破,再突破一一皖南事变中傅秋涛率一
广东省南雄市政协开展“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专题调研
肖锋:广东省南雄市政协开展“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专
特稿:广东省南雄市政协开展“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专
1994年,林彪女儿提出两个请求,陈云急召洪学智:交
国典香竹书院简介(组图)
柏岁慷产品全国市场整治启动大会在京召开(组图)
百年风华|1958·周恩来为安国药厂题词
特稿:2015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亲属怀念他老人家
特稿:图说谁参加了叶选宁的遗体告别(组图)
特稿:痛悼李昭 怀念耀邦——李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特稿:深切怀念李昭同志 齐心同志送来花圈(组图)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特稿:最后一位开国中将王秉璋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
特稿:老一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长子谭淮远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粟裕大将夫人楚青遗体送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纪念何长工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特稿:毛主席亲属、身边工作人员和人民群众到毛主
特稿:李力群同志与高岗同志合葬仪式在京举行(组
特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后代举办《“万岁军”
特稿:共和国不会忘记——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
特稿:先行者习仲勋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时刻(组
特稿:王树声大将夫人杨炬同志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特稿:“徐文惠大姐,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组
特稿:深切怀念李力群同志(组图)
特稿:各界人士前往八宝山与女红军王定国告别(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邮箱:js88@vip.sina.com
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0340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50